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养生

无奈的计谋江山文学网

时间:2019-07-13 03:45:20 来源:互联网 阅读:0次

这天上班,东风机械厂财务处刘处长刚坐到办公桌前,便见一蓬头垢面的主儿疯疯颠颠地蹿进来,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。她正欲怒言撵之,方辩认出来者竟是王明全:“小王,你这是怎么啦?这般模样。”“刘处长,这是让你们逼的,钱要不回去,厂里不发工资,我只好沿路乞讨着来要帐,两天多了,我还没吃饭呢。”“这好办,老规矩,先到招待所住下,洗个热水燥,吃的饱饱的,再睡上一觉,然后我再看看帐上有没有钱,再给你个答复怎么样?”“不怎么样,我这次来不去招待会住了,我就在你办公室住着,你什么时后给了我钱,我什么时候走。”“你住在这里不合适。厂里确实困难,帐上没钱,职工都放假回家了,半年没发工资了……”王明全听到此,突然失语,神情恍惚,呆滞起来,继而又亢奋地站起身来,从兜里掏出一个玻璃药瓶,拧开盖子,走到刘处长跟前,晃着手中的药瓶,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,然后仰起脖子,把瓶子里的东西全倒进了嘴里,然后象吃大米干饭那样边嚼边咽。    见此情景,刘处长惊骇不已,忙夺过他手里的药瓶一看,原来他吞服了100片安定。她慌了神,但见王明全晃晃悠悠,慢慢地瘫坐在了地上,和她说了几句话后,就突然倒地,不省人事。刘处长惊呼:救人,快救人……于是,手忙脚乱地跑进来数人,把王明全君急送医院……    刘处长回到家,疲惫地坐到沙发上。家里冷冷清清,自从儿子上了大学后,她几乎都一人在家。丈夫又没回来,身为企业的厂长,求人贷款,批项目,求爷爷告奶奶的事情太多,所以应酬就多,每天回来都一身酒气。但是,她理解丈夫,对此,她也习惯了。这时候,电话铃骤响:“哪位?您找谁?”“我找杨厂长呀。”听筒那边传来一个娇滴滴女人的声音。“你是谁?我不认识你。”她警觉。“我姓张,和杨厂长是老朋友啦,他又不在家呀?真烦人。怎么,你没听出我的声音来嘛?你忘了,昨天这时候,我也打过一个电话,杨厂长也不在家呀。这样吧,他回来就说我找他,让他给我回电话,我想他啦,哈哈……”电话在一阵放肆的浪笑中挂断了。    放下电话,她的头脑一片空白,她呆呆地站在那里。她想起来了,昨天这时候,她确实也接到过这个声音女人的电话,她问杨厂长在不在家?当时她没在意。此刻,她警觉了起来,缘不得他晚上总不回来吃饭,总以工作忙、应酬多为借口,原来他在外面背着我寻花问柳、风流快活呀。她掉开了眼泪,晚饭也没心思吃啦。  杨厂长回家已是晚上十点多了,老婆没好气地说:“一个狐狸精昨晚、今晚都打电话来找你。”“狐狸精?她是谁呀?”“是谁,你心里还不明白?你给我讲清楚啦,你和她到底是啥关系?”“我又不认识她,我们没什么关系,她到底是个什么人?”“她说她姓张,和你是老朋友啦。”“喔,我明白啦。”杨厂长恍然大悟,顿然失笑:“原来是她呀,一个要帐的。”“什么要帐的?你哄谁呀。有她这样要帐的么?说话酸溜溜的,娇滴滴的,还说想你了,要你给她回电话。”“咳,就是个要帐的,没错。她到厂里找我,我躲着她。她给厂里打电话,我不接。”“我不信,明天她如果再来电话,我就和你离婚。”杨厂长无奈地摇摇头,无言以对。过了一回,刘处长叹了口气说:“今天也是一个要帐的,在我面前自杀未遂,幸亏抢救及时,不然要出人命啦。我到医院看她的时候,除了提了些水果外,我还拿去一张填好金额的汇票。要不然,我怕他再在我面前自杀一回。”杨厂长也叹了口气说:“咳,这些要帐的,越来越难对付了。”刘处长正色道:“我可告诉你,明天那个女的如果再来电话,你等着瞧。”杨厂长苦笑了一下说:“放心吧,明天她绝不会再来电话啦。”    王明全和张霞终于踏上了归程。睡在上铺的王明全情不自禁地对下铺的张霞说:“老婆,真有你的,没想到你设计的这个计谋还真管用。”躺在下铺的张霞未语,表情木然。稍倾,她抬眼看了看上铺的丈夫一眼,叹了口气说:“老公,回家后咱倆都改行到车间当工人吧。实在不行,就要求下岗。”“为什么?”王明全不解。妻苦笑一下,眼中涌满了泪。“你怎么啦?”“没什么,我想咱儿子啦……”张霞用手背抹去了眼角的泪,一副怅然若失的样子…… 共 164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

附睾炎能够吃橘子吗
黑龙江好的专科研究院治疗男科
云南治癫痫病的专科医院

相关文章

一周热门

热点排行

热门精选

友情链接: 国际 微店卖家版官网 技术资讯
媒体合作:

Copyright (c)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.All Rights Reserved. 备案号:京ICP0000001号

RSS订阅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