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科技

降生咒江山文学网

时间:2019-07-14 02:49:44 来源:互联网 阅读:0次

一    环形玉湖上升腾着袅袅白雾,湖岸玉树琼花于雾中隐隐绰绰,正对湖心朗月当空,其下冰凝雕塑约摸人高。  水月宫中的水晶洞果然名不虚传,莫青雨正在暗叹间,水月宫月姬娇美而威严的声音自水月宫内殿传来,撞击洞壁,回音四下响起。  玄珀,莫青雨从今往后由你教化。  瞬时,湖中央,正对朗月的冰雕咔嚓声响,接连的碎裂,突然巨烈的乍开声响,一道白光自冰雕中豁然闪现,穿过烟雾,落在莫青雨面前。  莫青雨眼一花,瞧见面如冠玉一身白色劲装的玄珀立在眼前。双龙衔珠的玉冠高束青丝,胸前垂着复杂图样的玉璜盈润照人,同他乌漆色的眸中星光相映成辉。他握着宝剑的右手用力的按了按剑柄,冷冷的望着她,你从哪里来?来这里做什么?  我来自东边的大宋,到这来寻找娘亲。有人告诉我她来了九色界。莫青雨有些怯懦,初见便掏尽了心底家乡的杏花,她的眸中湿气迷漫。  了解水月宫宫规么?  懂得,易进难出。要么出类拔萃,要么终老宫中。    二    三年前,娘给青雨挽了一次髻,然后同她说道:青雨,为娘从今日起外出云游,往后你一个人好好照顾自己。  隔着开满杏花的墙头,青雨听到墙外响着卖糖葫芦的声音,三月的雨一丝一丝落进娘的眼里,湿了她的心。她知道娘骗她,因为很小的时候,爹就是在这样的杏花开满梅雨落的时节离开了她们,说好以今日为期归,却再也没有回来。  但是她问,娘,你什么时候回来?  三年后。三年后娘就来带青雨一起离开。娘抚摸她的脸颊的手指冰凉,她紧紧的握着她。  三年后的青雨十八岁,娘像爹一样,真的没有再回来。梅子青,家家儿童放纸鸢,青雨背上包裹走出院落。一路上的薄公英飞扬,跑江湖的货郎告诉她,看见娘去了南方遥远的九色界。  九色界地处蓬莱岛以西,传说群岛王国。岛上建筑人群只有从水月宫出来的人才可见。水月宫,九色界与蓬莱岛的海底界线,其宫中男女老少,人人精通奇门遁甲之术,占星卜卦,无所不能。    三    青雨,三个月后,我们进往生门。  玄珀立在水月宫顶的珊瑚树上,海水的潮涌推动他的青丝白衣向后飘浮,月影的光华划过他的面颊,胸前的玉璜,一朵海葵自他的发间悄无声息的盛开。  得令。莫青雨垂首答道。她手中的三叶草攥出汗来,还未变成一朵海葵,一年来的勤练,连玄珀随心而发的意念都不及,又拿什么闯往生门?  他看着宫殿中的她,眉心微蹙,面颊苍白,却坚定固执地紧抿双唇。突地心生怜意,他伸出食指朝他一指,她手中的三叶草立地落入他的手中。他对着月光举着它,念动咒语,三叶草在他的掌心飞速的旋转,洒落点点星光,瞬息间,变为三叶棱的玉簪,灼灼其华,飞入莫青雨的髻间。  红潮倏的浮上她的脸颊,他仍握着他的剑,背朝她,头也不回的离开。  我是九色界玄玉国的子民,自小便有幻术根基。  话音落,月光下只有衣袂在风中猎猎作响,她的心脏瞬间抽疼。    四    水月殿,玄珀偕莫青雨向月姬请求同入往生门。  两人同入往生门,水月宫。月姬道,清和却凌厉如利刃的目光落在莫青雨身上,除非,莫青雨答应本宫,在出宫一年内,化为本宫的样子。  这是为何?莫青雨诧异。  自有天机。要你们同闯往生门,只能如此。月姬挥动长袖,返身入内殿。  遵从宫主的意旨。玄珀向前单膝跪地,月姬长笑着离去。  玄珀同莫青雨共同进入往生门,出水月宫之人的必闯之关。  玄术关,玄珀过。名利关,莫青雨过。一关,往生台,心魔莲。  波澜壮阔的长河忽然显现,横过眼前。河中亡灵、妖魔,面目狰狞,张牙舞爪。河道弯处缓缓飘过来一朵赤莲,莲身金光闪耀。玄珀一跃,坐于莲台上面,双目闭瞌入定。  不到一柱香的功夫,湿汗逐渐从他的额际不断涌出,流下。他的眉头紧锁,太阳穴,青筋暴凸。  半空当中,黑云齐齐聚集,稍后散开,成环形围住中间一片混乱到逐渐晰的画面。  眉目清秀的少年,行走于身后一对中年夫妇。悬崖峭壁间,一柄长剑嘶嘶作响,几欲出鞘,冲上天际。  少年大步冲上前,握住剑柄,奋力一拔,瞬间,天地风云变色。而他身后,中年夫妇刹时倒地,五脏六腑鲜血喷薄而出。  画面倏得转为模糊,黑云又齐齐重新围拢。只见玄珀汗如雨,急剧而下,印堂发黑。  莫青雨急忙跟着跃入莲台,大声呼喊,试图推醒他。玄珀!玄珀!快醒来!  他终于醒了过来,虚弱无力的紧握着她的手,指尖冰凉。他缓缓的睁开眼,眸中一片凄凉。  注定的便逃不掉,九色界的人都不能摆脱随出生带来的诅咒。他说。    五    他们次见到宫未蓝,是在九色界的水晶王国。  鹅黄的锦衣拖曳至地,双肩单披深橙对襟夹袄,上绣紫色藤萝图腾,袄边错落有致的坠着长短不一的浅蓝流苏。玉肌胜雪,星眸含笑。  她径直走莫青雨的身旁,望着她说道,你是谁?为什么我见你这般熟稔。  娇美的声音却如此清冷,如清风拂过高原雪山,抖落一阵凉意。  我叫莫青雨,你见过我的娘亲么?话才说出口,突然想起自己现在是水月宫主的模样,立地噤声。  我不认识你的娘亲,我只对这个世界上珍贵之物感兴趣。宫未蓝冰冷的,又是将目光转向玄珀,看见他胸间的玉瑛,问道,你又是何人?玄玉国的人来水晶国做甚?  莫青雨看见玄珀的眉间隐约的怒气,一朵小小的海葵自他的指间渗出,突然宫未蓝朝他嫣然一笑,如深海中的月影,风华绝代。玄珀指间的小海葵瞬间消隐。  一声轻叹落在莫青雨的心底,她知晓初遇便分出了胜负。  一群押运着海货的邻国紫袍人经过。娇俏的宫未蓝立地展开双臂,衣裙随风飘舞,她一挥手,运货人滚落一地。箱子悉数被打开,尽是普通的海中珍宝,夜明珠,玉珊瑚……,她失望的转身,挥动袖口,将货物全扔尽海里,身后运货人哭声震天。  既然你用不上,又何必难为别人!莫青雨飞身上前,挡住她气愤的责问。  我为什么要想他们。宫未蓝笑道,掌心托起,莫青雨立刻身不由己的飘至半空。一朵海葵斜飞过来,玄珀已立于两人当中,宫未蓝这才将手放下,转身离去。    六    玄玉王国,以剑为神,以玉为魂,剑玉时刻不离身。  来往之人,个个持宝剑,戴玉璜。  走在玄玉国的大街上,莫青雨想起在过了往生门,走出水月宫的那刻,玄珀对她说,青雨,我们玄玉国人毕生的追求是成为剑神,所以我在“永生不能成剑神”的出生诅咒之下,都要拿到手中的这柄宝剑,我的双亲为此付出代价,双双暴毙。冒险入水月宫,卧寒湖苦练,只为“剑神”二字。  思付见,只见街角闪过一个熟悉的身影。  玄珀与黑玉国现任剑神的对决,约在南沙小岛国上。绝斗当日,周遭围聚观战百姓。  剑神手中的琥珀神剑,据说可比中土的干将莫邪。人群中有人议论。  刀光剑影,河沙四起。只见迅速飞跃的打斗人影,只闻剑刃相撞的铿锵声。突然间,人群中迅速飞跃而出一个黄色影子,随身射出一团白色的光直击场中打斗者之较为高大的身影。被射中之人立地倒地,赫然是剑神。  有人抢神剑!人群立刻混乱,一片吵闹之声。  玄珀同莫青雨立即奔向场外,追赶那抢剑之人。  前面那人,鹅黄锦衣,深橙披肩,分明是水晶国的宫未蓝。玄珀他们追踪她至一迷雾森林里,不见了她的身影。  整座丛林烟雾缭绕,鸟兽难寻。合抱之粗大树密布,直挺云霄,枝干珍奇藤萝攀爬,硕叶间不见缝隙。地面枯叶厚厚堆积,轻移脚步亦咔嚓有声。  不好!我们误闯入了九色界的圣地“九色森林”,向来冷静的玄珀突地脸色大变,这座森林是九色界各国法师的练法施法之地,灵力震天。  那我们赶紧出去。莫青雨亦惊慌道。  只能如此了。玄珀侧身向前探路。  进了九色森林,你以为还能脱身吗?  苍老的不辩男女的声音四下响起,随着烟雾缭绕在森林上空。  玄珀和莫青雨立刻加强警惕,却听到不远处怒气冲冲的妖美声音。老巫婆!装神弄鬼算什么?本姑娘不怕你!  话音刚落,娇美声音的惨叫声传来。玄珀迅速念动咒语,大大小小的海葵自他的身后绽开。他看到宫未蓝脸色酱紫,倒在树底,一个周身布满青褐色藤萝的神婆正用咒语催动藤萝卡住她的脖子。    七  见宫未蓝受制,玄珀不自控的神色大变。他朝半空一挥袖口,身后漫天海葵飞速生长,直击神婆的藤萝。他竟使出九成功力,莫青雨心头一震。  玄珀的海葵与神婆的藤萝迅速纠结,缠绕在一起。莫青雨趁此间隙,立刻救下宫未蓝。玄珀似也力不能敌,同她们一起飞身逃离。  三人在丛林中如脱兔般跃过灌木,草丛,穿过参天大树,身边的树木如幻影急速倒退,凉见从耳旁嗖嗖的呼啸而过。而身后,神婆的笑声声波自森林深处,一浪高过一浪,袭过来,眼看就要追上将他们覆盖。  忽然一旁的山洞探出来无数的青藤,将还未回过神的三人,严严实实密不透气的缠住,快速卷入洞中。  好不容易神婆追过来的笑声渐退消隐,青藤立刻自动松开,抽离,四下缩回洞中。  菟丝婆婆,谢谢您!身受重伤的宫未蓝倒在玄珀的怀里,恹恹的朝青藤退去的方向说到。  丫头,要强的性子终要改了。黑糊糊的山洞深处幽幽的传来菟丝婆婆的声音。  宫未蓝一阵静默。  为什么要抢琥珀神剑,于你何用。玄珀问她,责备的话却是温和的眼神。  因九色界人与生俱来的咒语。我出生时,水晶国的神婆读出我的咒:此生必痛失珍贵之物。宫未蓝幽的一叹,于是,自我晓事起,便立誓得到身边一切奇珍异宝。  然而世上珍贵之物并不见是的珍奇的物品。玄珀的话似另有深意,看着怀中楚楚可怜的宫未蓝,猝然心痛。他仿佛看到少年的自己从悬崖上拔出神剑,而身后父母轰然倒地。  我的降生咒是永生不成剑神。  他们相对叹息,神色凄伤,眉宇间分明的互相怜惜。莫青雨匆忙的转身,面向山洞口。一轮满月清澈的悬于青灰的丛林上方,她的心里似爬满了神婆指令的藤萝,钻心的疼。她想起水月宫殿内那枚三叶草变成的玉簪,现在还藏于她的袖间。  心底一声长叹,望向明月,爹娘,你们在哪里?    八    孩子,你自小就这么好胜。那时候,你总扯着婆婆的青藤,满丛林里跑,像一头欢快的鹿儿。孩子,婆婆看你站在初升的朝阳里,隐于绿色的灌木间,采集那沾露的花……  菟丝婆婆艰难的断续的说着,她身上浓绿的汁液从宫未蓝刺破她心脏的剑上一股股的流出来。至死,她仍未透露一刻前在洞内跟宫未蓝所说的秘密。  晶莹剔透的泪水从宫未蓝的眼中流出来,但她的剑却愈刺愈深。玄珀同莫青雨看的胆颤心惊,来不及制止。  她将抢来的琥珀神剑交于玄珀,让他重回玄玉王国参加一年一度的选拔剑神的比武。  这是菟丝婆婆的意愿。来年比武完,我仍在这个山洞等你。  她返身回洞中。玄珀立在洞口的风中,像一座石像。  在此时,莫青雨也同他告别:玄玉国我已去过,我的爹娘不在那里,我必须去九色界其它的国家寻找。  看着她渐行渐远的背影,他忽然感到一阵怅然若失。    九    一年寻遍九色界所有的王国,莫青雨未打探到爹娘丁点消息。回水月宫,继续求助水月宫主月姬。  月姬恢复莫青雨的本来面貌,带她至水晶洞。  一切因果都在这湖中,你自己看吧。  水晶洞的玉湖一片澄明,似镜,镜中赫然显现江南小院的样子。墙头红杏闹,红鸢飞,扎羊角丫的小女孩,糖葫芦的叫卖声。  爹爹走了,杏花一落好多年;娘亲走了,杏花一落又三年。  原来只是为了江湖上的功名,爹来到了水月宫,却过不了往生门。在宫中一呆十年,忍受不了挫败自刎而亡。母亲在她十四岁,寻来水月宫,闻得爹的死讯,亦死于往生门。  生与死原是如此简单,而浮如云烟的名利却为始作俑者。莫青雨久久的立在玉湖边,看着湖中近在眼前却遥不可及无能为力的人影,万箭穿心的悲疼。  你既然知晓一切,为何不早告诉我?还让我与玄珀同闯往生门,让我寻遍整个九色界?她质问月姬。  我们九色界的始祖,因得罪了天神,被惩罚子孙后代都带着降生咒出生,每个人被不同的诅咒左右一生。其实你们也像九色界人一样,有自身的宿命。名利关是你的爹娘难过的劫,玄珀便是你的宿命,如宫未蓝是他的劫。月姬道,唇角浮上一抹妖娆而凄伤的笑。    十    玄珀,玄珀,爹娘已永远的离开。我只剩下你。莫青雨喃言,朝玄玉国走过。  玄玉国一年一度的剑神选拔擂台上,直至比武结束,莫青雨仍未发现玄珀的身影,却意外的瞧见九色森林里的菟丝婆婆。  菟丝婆婆,你还没有死?莫青雨即刻上前询问。  宫未蓝那丫头,我自小看着她长大,她身上暗藏的杀机我怎么不清楚。菟丝婆婆苦笑,枉我待她视为己出,她竟然痛下毒手。所幸只杀死了我的一个分身,令我大伤元气罢了。  她为什么要杀你?在山洞中你到底同她说了什么?   共 6631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

准确护理阴茎的有效措施
昆明哪家医院治癫痫
云南治疗癫痫好的医院

相关文章

一周热门

热点排行

热门精选

友情链接: 保险 商家怎么加入微信小程序 产品介绍
媒体合作:

Copyright (c)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.All Rights Reserved. 备案号:京ICP0000001号

RSS订阅网站地图